王建斌:德國推動產業政策回歸的背后_評論_環球網

2019-04-11 00:48 環球時報 王建斌

  關于“產業政策”問題,過去一直是中歐雙方討論的熱點內容。最近,歐洲方面尤其是歐洲經濟“領頭羊”——德國對這一問題的態度正發生變化。

  一場大討論

  對于視“社會市場經濟”為圭臬的德國人而言,“產業政策”及“規劃”這樣的概念在他們的腦海里自始就具有負面含義,因為它意味著國家對市場的干預。幾年前,當筆者陪同德國聯邦議會基民盟議會黨團的議員前往國家發改委聽取有關“十三五規劃”的介紹時,幾位議員臉上不約而同流露出不屑的表情:因為在他們眼里,“規劃”就等同于原民主德國的計劃經濟,就意味著低效和一潭死水。

  時過境遷,德國人對“規劃”和“產業政策”的認識也發生了變化。2016年11月,時任德國聯邦副總理兼經濟與能源部長的加布里爾在香港參加德國經濟界亞太委員會年會時曾表示:中國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面向未來制定長遠規劃并有效執行的國家。

  從今天來看,這一來自前社民黨主席的觀念,已經跨越了政黨的藩籬,成為了德國政界的共識。因為,有著基民盟背景的現任經濟部長阿爾特邁爾在2019年2月以其操刀的“2030國家產業戰略”(討論稿)為基礎,正式啟動了德國及歐洲的產業政策大討論。

  阿爾特邁爾的“2030國家產業戰略”根植于社會市場經濟之父艾哈德“為全民創造康裕生活”的理念,將其視為國家責任及一國政府合法化的表現。完成這一目標的手段就是創造和保持工業崗位。阿爾特邁爾認為,在全球化進程中,隨著世界經濟力量對比發生的變化、世界市場的急劇變革、顛覆性技術的大量涌現、創新的日益加速及國家干預的增強,世界經濟格局正經歷著重新洗牌。在新的形勢下,德國作為一個成功的工業經濟體,必須積極參與這一變化過程的塑造,而不是淪落成被動的旁觀者。

  德國的經濟模式主要依托產業,產業競爭優勢的丟失意味著德國國力的衰退。以家電、通信及計算機技術、碳纖維材料的生產為例,阿爾特邁爾認為,曾經在這幾個領域領先的德國現在已經失去了領先地位,而一旦失去便無望奪回優勢。此外,在平臺經濟、人工智能、自動駕駛及數字化領域,德國方面也認為現在已經與世界領先水平存在差距,所以德國當前最迫切的是需要保持自身的“工業及技術主權”,要保有和捍衛自己完整的產業價值鏈,要繼續大力支持中小企業,促成更多隱形冠軍的產生。

  筆者認為,阿爾特邁爾制定這一戰略的目的,就是要在所有重要工業領域保持德國與歐洲的經濟、技術能力、競爭力及領先地位,為此德國意欲大力發展產業,并把工業在國民經濟中的占比,從現在的23%提高到25%。

  三個新動向

  分析這份“2030國家產業戰略”和德國方面的相關闡述,有幾個新動向值得關注。

  首先,德國方面首次將產業問題提高到了“工業和技術主權”的高度。

  為使這一主權不受到外界侵蝕,阿爾特邁爾在2018年發出動議修訂了“德國對外經濟法”,將國外企業并購德國企業的政府審查觸發門檻進一步降低,從過去參股25%需要審查,改為參股10%就必須啟動審查。而且,還建議設立國家基金,當位于關鍵產業中的德國企業資不抵債時,由國家先行收購,重整后再私有化,目的是不使相關技術落入外國企業手中。

  其次,在關鍵技術領域,由國家出面,促成相關產業的落地。阿爾特邁爾以上世紀60年代原德國巴伐利亞州州長施特勞斯倡導建立歐洲的航空工業、進而促成空客及相關配套產業的產生為例指出,今天的德國有必要由國家出面主導電動車電池組在本土的生產。

  第三,面對全球化的市場,應由國家扶持龍頭企業參與競爭。以西門子軌道系統集團申請與法國阿爾斯通公司合并一事為例,德國方面認為,未來的參考市場不是國內或區域內市場,而應是訂單規模為幾十億至上百億歐元的全球市場。沒有規模就無法參與這樣體量的市場競標,就無法與如中國中車這樣的對手競爭,其結果就只能做分包業務,淪落為總包企業的加工廠,進而將這樣的大市場拱手讓給中國、美國。為此,德國方面已經開始呼吁歐盟修改競爭法,以便于德國或歐洲龍頭企業的產生和爭取全球市場的大額訂單。

  此外,德國方面還建議,有些創新對保持和贏得德國產業競爭力有重要影響,應對這些創新進行有時限的補貼,打擊傾銷及市場壟斷地位,建立公平競爭環境。

  一條發展主線

  事實上,德國的相關建議已經在德國及歐洲掀起一場嚴肅的產業政策大討論,并提出在國內討論的基礎上將“2030國家產業戰略”上升為“歐洲產業戰略”,在歐盟理事會框架內設立“工業部長理事會”,協調歐洲的產業政策。

  如果德國真的確立這一產業戰略,甚至對歐盟也產生了影響,我們必須注意其可能帶來的兩個方面影響。一是德國及歐洲的有識之士終于意識到,自身在全球競爭加劇,技術、包括顛覆性技術突飛猛進的情況下,不可吃傳統產業技術領先的老本的現實;二是整個戰略的著力除了著眼于如何促進創新力、競爭力內生,還關注如何通過國家干預,防范外在、尤其是來自中國的競爭。

  不久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巴黎會見德國總理默克爾時強調,攜手合作、互利共贏才是解決各種全球性問題的唯一正確選擇。當前形勢下,加強中德、中歐合作的意義已超越雙邊范疇。這其實已經為中德、中歐關系的發展指明了方向。

  中德、中歐不是對手,雙方有競爭但合作的空間更大、合作的機會更多。合作共贏應是中德、中歐關系發展的主線。人工智能、自動駕駛、新材料、新能源、生命科學等領域都等待著雙方的合作。

  跨越小我,從作為世界穩定力量、為當前復雜多變的世界注入更多穩定性出發,定位中德、中歐合作,并在這一大格局下考慮德國及歐洲產業政策的回歸,恐怕才是真正的回歸。(作者是北京外國語大學教授、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負責人)

責編:趙建東
分享:

版權作品,未經《環球時報》書面授權,嚴禁轉載,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推薦閱讀

黑帽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