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戈:長假游為何愛往國外跑_評論_環球網

2019-04-09 00:22 環球時報 劉戈

  旅游正在成為年輕一代的生活標配,但近年來每到假期或個人休假,大城市的白領們越來越多地選擇境外游。同時,來中國旅游的外國人近幾年曾經連續下滑,2018年終于實現1。2%的增長,但細加分析發現,入境人數增長主要來自緬甸、越南等邊民的入境次數。在所有外國入境人口中,真正觀光休閑的只占33。5%。曾經在各大城市著名景點,一車車旅游大巴滿載西方游客的場景已不多見。

  導致中國人旅游愛往外跑,外國人來華旅游熱情降低的綜合因素有很多,但中國國內旅游總體“質次價高”是一個最重要原因。有個故事,旅行社經理接到顧客旅游咨詢,委婉地說:您這個預算去三亞太緊張,建議改去夏威夷。幾年前這個故事還有半開玩笑的成分,現在這已是經常發生的事。同樣的預算,把軟硬條件進行綜合比較之后,出國旅游幾乎是最優選。

  導致國內旅游總體“質次價高”的根本原因,是旅游資源的有限增加與旅游需求的爆炸式增長之間的矛盾。2018全年,國內旅游人數55.39億人次,比上年同期增長10.8%;中國公民出境旅游人數1.5億次,比上年同期增長14.7%。2008年至2018年,中國公民國內游和出境游分別增長了3.5倍和3.3倍。人均收入的提高、汽車的普及和高鐵網的形成是旅游需求爆炸式增長原因。

  供需失衡同時導致重點旅游景區需要通過較高的票價來限制人數,緩解旅游場所的衛生、設施、安全壓力。同時,人力成本構成是旅游業的主要支出,服務業普通勞動力的缺乏也使服務價格不斷提高。這讓國內游與世界上很多發展中國家的旅游花費相比價格偏高。

  面對如此巨大的旅游需求增長,供應不足的旅游服務市場嚴重失衡,成為國內各行各業少有的賣方“市場”,尤其到了旅游旺季,東北雪鄉旅館豪爽的老鐵、青島大排檔憨厚的大叔、云南淳樸的導游小妹都化身為“奸商”也就不奇怪了。

  高速增長的需求,導致大量的投資人、管理者、普通從業者蜂擁而入。而他們普遍缺乏旅游服務業最需要的服務精神。旅游服務干的是“伺候人”的活,在進入這一行業前,沒有心態的全面調整、沒有基于規范的教育,很難干好這一行。   

  相對來講,美日歐等發達國家早已實現工業化,服務行業非常成熟,早已形成多年服務規范,旅游業自然不在話下,硬件水平和管理水平都很高。而一些發展中國家,尤其是傳統旅游國家如泰國、埃及、毛里求斯等,旅游資源豐富,針對外國游客的旅游服務業一直很發達,勞動力又十分廉價,物價水平也低。對于中國普通游客來說,性價比要高得多。

  從遠期看,旅游人口數量的增長速度將逐步減緩,但至少在十年內,國內旅游人口仍將處于增長趨勢,供需關系依然難以改變,靠市場倒逼旅游服務業水平將是一個十分緩慢的過程。

  當然,國外游火熱也未必都是消極的,從另外一個角度思考,通過外交努力增加更多的免簽國家,鼓勵更多的中國人去國外旅游,既是一個讓世界其他國家尤其是發展中國家分享中國發展的機會,也是讓世界各國了解中國的過程,還是一個開闊國人眼界、向世界學習的過程。

  在促進旅游服務業水平抬升的過程中,建立起必要的規范、嚴格市場監督,建設更好的旅游環境,也是政府的當盡之責。(作者是央視財經評論員)

責編:趙建東
分享:

版權作品,未經《環球時報》書面授權,嚴禁轉載,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推薦閱讀

黑帽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