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制裁沒壓垮的蘇丹,被民生凋敝擊倒_評論_環球網

  蘇丹國防部長本•奧夫于北京時間11日晚宣布已將該國總統巴希爾逮捕,同時宣布一個軍事委員會將在2年的過渡期內管理國家。當天早些時候西方媒體大量報道蘇丹發生了軍事政變。

  巴希爾政權已經維持30年,巴希爾本人屬于典型的“政治強人”。蘇丹捱過了上一輪的“阿拉伯之春”,但國家的政治經濟運轉不斷變得脆弱。這個國家發生顛覆性的變化,雖然有突然性但也不很讓人們感到意外。

  蘇丹發生針對巴希爾的軍事政變,第一大原因顯然是國家經濟上的失敗。南蘇丹在2011年獨立,分走了蘇丹的大部分石油資源,從而斷了這個國家最重要的收入來源。去年以來蘇丹的面包等食品漲價三倍以上,沉重打擊了民生。去年12月該國就開始出現大規模抗議活動,民意的巨大波動嚴重削弱了巴希爾對國家的控制力。

  因為達爾富爾問題,巴希爾在2009年就被海牙國際法庭宣布犯下戰爭罪和反人類罪行,西方對蘇丹的制裁一直在延續。近年西方國家政府雖然沒有對巴希爾政權投太多注意力,但西方輿論始終對喀土穆持否定態度。西方的整體壓力壓縮了巴希爾政治上的回旋空間。

  “阿拉伯之春”導致了利比亞、敘利亞、也門這樣的悲劇示范,“革命”在中東已經失去吸引力。然而蘇丹的內憂外患看不到緩解的希望,這推動形成了人們對結束巴希爾30年統治“試一試”的強烈意愿。近日蘇丹民眾在首都的抗議活動受到很多軍人的同情,最終導致軍隊倒戈,反映出國家的現實情況讓越來越多的人忍無可忍,共同的不滿擊穿了原有秩序的各種隔層。

  如果仔細看,蘇丹人推倒巴希爾的口號主要不是“爭民主”“要人權”等政治性的,而是“要面包”“要工作”這類民生性質的。至少截止到政變發生,它從動機上看并不太像通常意義上的“顏色革命”。回頭看以往的“阿拉伯之春”,也不乏類似情況。

  蘇丹政變再次顯示,在21世紀的這個世界上,保持經濟的活力和民生的健康是一個國家的政治穩定之本,也是國家治理中最富挑戰性的任務。全球性的經濟競爭不斷滲透到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在野蠻的政治統治已從世界各國實際淡出之后,經濟利益被全球民眾最為看重,也成為老百姓尊嚴的最大來源。而搞好經濟的難度卻越來越大,憑借地緣政治上的投機取巧來實現它愈發變得不現實。

  蘇丹經歷了達爾富爾之亂、西方的嚴酷打壓以及國家分裂的連續打擊,但巴希爾政權都挺過去了,唯有老百姓對物價上漲的憤怒讓這個政權束手無策。這也告訴我們,一個國家應對政治性挑戰的能力往往比想象的要充裕些,而應對經濟挑戰的工具更容易比認為的要匱乏。

  中東有一個國家受到美國打擊的時間最長,但迄今基本穩定,它就是伊朗。而伊朗穩定的秘訣就是大餅和牛奶在任何情況下都出奇的便宜,而且國家在備受制裁的鐵幕之下也能保持繼續發展。

  當今世界還有一種競爭,即國家保持政治穩定的競爭。這當中雖然會有多種因素影響競爭的態勢,但是哪個國家經濟和民生搞得好,它很可能就會在這一競爭中保持優勢和后勁。對這一可能的規律,各國現在就應予以洞察。

責編:王怡
分享:

版權作品,未經《環球時報》書面授權,嚴禁轉載,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推薦閱讀

黑帽SEO